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八章 杀人夜
    夏鲁奇要在这间酒馆过夜。

     李从珂却不能陪他一起买醉至天明。

     毕竟他的手里还有一幅画,在聚星阁里等他的还有一个人。

     故而戌时还未尽,他就离了杜家酒馆,别了夏鲁奇,手里拿着那幅真假难辨的《送子天王图》,腰间系着鼓胀的酒囊,朝聚星阁的方向走去。

     依照惯例,这个时候负责夜巡的城中守卫已经分好了班次,在城内大小街巷徘徊,不放过任何一道可疑的踪影。

     虽说自己改换前后的容貌都不像是会被守卫紧密注意的夜贼,李从珂仍是下意识动用真气,感应四周因持枪披甲而变得沉重的脚步声,一次次避开他们。

     今晚无月。

     又或者说本来有月,却被天穹上的黑幕吞噬,加之星光比往常明亮,所以连一丝弯弯缺缺的月痕都看不见。

     行了几里路,除了分布城内,成群结队的脚步声,他又感受到了一股足以令人瑟瑟发抖的冷风。

     为了不使自己被一阵随意飘起的风欺凌,他只得又分出一股真气来进行抵御。

     星元,被李从珂暂且搁置不用。

     倒不是说星相师的手段护不了体,挡不得风,而是他觉得在这样一个夜晚,是不应该与天上星辰产生联系的。

     仅是一丝一毫倒不甚要紧,多了就实在有些破坏气氛。

     月黑风高,乃杀人的夜,那气氛,自然也是杀人的气氛。

     若杀不成,权当是阵阵鬼门阴风吹过,若杀得成,星元通星辰,一人将死,引得星陨,招致其他人心中仓皇,万众不眠,岂不辜负了这大好时节?

     已枯的一截柳,不知为何,挂到了一处瓦片齐整的屋檐下。

     屋檐对应的房屋,有些年头,纵是入夜,墙壁上也能依稀见得多次修补的痕迹。

     里面没有灯火,里面没有人声。

     甚至没有其他生灵的气息。

     以修者的速度半天绕半城,这还是李从珂在天水境内遇见的首个特例。

     所以他朝四周深深望了一眼,就停下脚步,在没有烛火灯光映照的情况下,缓缓打开手中画轴。

     画卷铺开,外裹的一层白色宣纸很快脱离。

     似乎真有神灵骑乘瑞兽,一路奔驰,穿云破雾,翻山越海。

     画面一转,天王双手按膝,仪态威严,周身大道环拱,文武侍立。

     武将手握剑,以防不测,文臣手执笔,预备书写,面色皆肃。

     唯独众天女神态安详,磨墨,持器,立于身后。

     画中人在等。

     画外人也在等。

     等的对象不同,心情却是相近。

     画卷从右往左铺展,至一半时,李从珂左手发力,扼住其势。

     其身侧忽生三朵幽蓝鬼火,悬浮于空,映照出的却都是一道深紫色身影。

     蓝紫相交,不过顷刻,鬼火散去。

     是时画轴转动,声如机杼。

     一枚铜钱撒出,径直不弯,无升无降,但与空气摩擦所生的爆响和火星,完全不亚于一名职业弓箭手操控机关重弩对敌人发射的雷霆一击,甚至因为这个特殊地理环境,它的杀伤力,还犹有过之。

     李从珂目光凝结。

     人眼对钱眼。

     火精镇火星。

     雷霆一击骤然下坠,威能却未散去,如狂刀竖劈,裂开地表,击起尘浪。

     三尺余浪欲杀七尺余人!

     李从珂明知其意,仍不闪躲,右手袖袍一挥,雁返刀未出,仅落下半枚黑色棋子,不偏不倚,正堵铜钱之眼,虽只触碰一瞬就被震碎,却使尘浪在其面前悬停。

     而后他衣袖再动,剩下半枚棋子掠出,复堵铜钱之眼,除被震出粉屑之外,再无大碍。

     李从珂脚掌一跺,尘浪彻底消散,被半枚棋子堵住内中方孔的铜钱也被荡起,落入他掌心之中。

     “开元通宝,一孔一方,十文一两。你这一文铜钱怎么就重了一两,是我眼神不好,还是记性太差?”

     紫衣人现身,掌中亦握一枚制式同样的铜钱,道:“你的眼神好,记性更好,只有一样不好。”

     李从珂含笑问道:“哪样不好?”

     紫衣人道:“认的大哥不好。”

     意料之中的回应,李从珂没有意外,只思索片刻,又问:“为何是你?”

     紫衣人反而很是意外,“我还不够?”

     李从珂道:“本来应该够的,但你有些啰嗦,并且是不同于你大哥血衣门薛藏绣的啰嗦。薛藏绣的啰嗦,是遇到他也看不透的人,猜不透的局势才会出现,他若真有决心擒人或者杀人,不会废话半句。很可惜,足下,没能学到他的优点。”

     紫衣人将手中铜钱握紧,“你好像也很啰嗦。”

     李从珂沉吟道:“若是足下能在一开始就杀了我,或者刚才就告诉我这枚铜钱不同寻常的原因,你就不会听到这些话了。”

     紫衣人冷笑一声,“谁会想到,一家新出现的小酒馆,竟会在开张的第一天就引来这么多实力非凡的年轻高手。我方才递出的那枚铜钱,足可在瞬间灭杀六品境界之下的任何人。你非但相安无事,还将它反握住,如此可见,你的修为至少也是五品下等。”

     李从珂不置可否,道:“如若足下在一开始就递出两枚铜钱,我即便有所准备,不会即死,也将受伤,时间一久,你未必不能杀我。”

     紫衣人道:“我不喜欢在事后做无谓的假设,况且我接到的并非死命令,一招能杀你,那便杀了,不能杀,也有另外一种办法,完成小姐交给我的任务。”

     “什么任务?”

     紫衣人没有回答。

     回答李从珂的是握在他手心的另一枚铜钱。

     与先前那枚铜钱一样,外形是开元通宝的制式,一文,却偏重一两。

     而它的以一当十,还不只体现在重量之上。

     位于李从珂左面的一堵墙壁倏然出现两孔。

     一圆一方。

     离手,破风,燃火,一如方才,是瞬间之内发生的事情。

     判断出这枚铜钱的走向,对李从珂而言,亦是一瞬。

     他这次却没有果断运转真气,因为在他的感知中,这枚铜钱没有在透穿墙壁过后进行任何迂回。

     但很快,他的精神高度紧张。

     将整枚铜钱打入石墙,并且穿过,仅凭真气,而不借助铜钱本身某个口子的锋利度,换成武道修为弱于紫衣人,在暗器上的造诣与经验高于后者的他,也能做到。

     可却不能保证铜钱穿过石墙过后,仍能绕过一系列阻碍,掠出五六十丈开外,只一击,就碎了制造精良的头盔,没入剽悍军士的眉心,了结对方的性命。

     面对突如其来的横祸,那名遇难军士的身边人反应过来是先保护自己还是即刻检查他的身体,李从珂并不知晓,他只觉得在这夜里高举着火把行走巡查的甲士中很少会出现闻声而惧,不战而死的惊弓之鸟。

     哪怕他们出现在附近,大多并非自己的意愿,而是因为接受到上级派发下的命令。

     如此过了片刻,李从珂果然瞥见了大片移动火光,不下二十余人的呼喊声以及脚步声。

     毫无疑问,这些都是紫衣人第二枚铜钱的“功劳”。

     “这一招,是叫借刀杀人,还是祸水东引?”

     李从珂望着自己手中还握着的那枚铜钱,脸上泛着莫名的怪笑。

     紫衣人的身影早在铜钱射入那名军士的眉心时就已遁去,速度不算奇快,直到现在,李从珂都能嗅到紫衣人的残余气息,但他无法确定紫衣人所在的具体方位。若紫衣人的身上没有某种干扰修者感知查探的法宝,就只剩另外一种可能,便是其所修行的身法,本身就带有一定迷幻作用。

     李从珂从花泪影那里习来的神行千变,号称千变万化,倒是也有这种效用,然而眼下他却不能施展。

     非但如此,他此刻连进行简单的挪步都有些困难。

     确认自己腿上的穴位没有被紫衣人悄然封住,李从珂逐渐将注意力放到自己所处的位置。

     他脚底之前有条裂缝。

     一枚铜钱从此落下,三尺尘浪从此升起。

     半枚棋子先后两次填充,都只意在卡住铜钱之中的方孔,并不能使这条裂缝修复如初。

     火光辉映,脚步声愈近,李从珂心中震动愈强。

     他开始有些理解,紫衣人不同于薛藏绣的啰嗦。

     “铜内掺金,紫衣青面,梅山郎,张铜线......”李从珂掌心运力,手中气旋浮现时,掺杂真金的铜钱顿时碎成粉末,而后他看着脚底前的裂缝,缓缓将粉末倾洒入其中。

     “领教了。”

     一人低语之际,四周却有高喊。

     “快看,这儿有道人影!”

     “跟上,别让他跑了,附近都看遍了,就他一个人,老吴的死和他脱不了干系!”

     “贼人功力深厚,大家千万小心。”

     ......

     许是紫衣人在撤走的时候对他来的那条路动了些手脚,巡逻的军士闻声赶来,四周皆可见火光,那些急速靠近的脚步却都源于李从珂的背后。

     无一人一甲朝他正面奔来。

     虽说如此一来,就省了两面夹击的麻烦,可也相当于堵了他一条去路。

     此时此刻,摆在李从珂面前的仅有两个选择,要么束手就擒,要么趁张铜钱留的这一手约束力减弱,向这些军士展开雷霆一击。

     若真的动了手,就注定不能留一个活口,因为如此短的时间内,他没有办法对自己再次进行易容。

     同样,如此短的时间内,他所能动用的招数也十分有限。

     不容多想的片刻时光里,李从珂犹豫的工夫占用了三分之二,剩下的三分之一,他一袖藏棋,一袖运刀。

     刀锋徐徐外露,刚展现一点尖芒,他就仿佛听到了雁鸣。

     可今夜雁终未出,自然也就无接下来,名动天下的雁返。

     着厚厚棉服的麻脸姑娘不知何时窜上了瓦片屋檐,手握削得又轻又薄,形似镰刀的木制双钩,无月的夜,她先李从珂袖中刀一步,占了寒光。

     是以双钩挥舞时,薄木沾浓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