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难染一点蔷薇血
    幽隐长夜,未睹山北之烛;沉迷远路,讵见司南之机。

     此句本是北魏温子升于《定国寺碑》中所记述的一句话,将司南比作北斗,在天色幽暗之际为迷途人指明方向,然而待得李从珂跟随沈星官离开小镇地界,来到一处空旷山岭上寻找星君沈司南后,却一度成了李从珂内心最深处的想法。

     北斗者,乃二十八宿之一,北方玄武七宿之首,形似斗勺,与司南之状甚是接近,故而两者意义相通,并非空穴来风,反而有迹可循。

     虽非星相师,但历来对于记载周天星宿等玄幻奇妙之物的典籍都不乏兴趣的李从珂不会不明白这一点。

     却也正是出于这份明白,尚未到达山巅,见到沈司南的真容,李从珂的目光就已被夜空中流窜的星芒所吸引。

     月明星稀,此为常理,几乎人尽皆知。

     沈司南以司南为名,北斗为形,号称星君,行事风格却不伦不类,既非君子,也非君王,介乎于正邪之间,游离于善恶之边,观则不语,语则不行,鲜有亲力亲为之事,偏偏数十年过去,在许多人眼中,他依旧是一颗高悬于天穹,闪闪发亮的耀星。

     本身就是一种变数,本身就是一种异类,这样的人或许能在特定的时刻掌握真理,却定难恪守常理。

     作为其孙的沈星官对于星元的运用,就已经到达了连李从珂都有些看不透的地步,沈司南的修为只会更加深不可测,自然也更容易引发异象。

     此时此刻,映入李从珂视野内的便是一副“月明星亮”的场景,像极了内藏千变万化的阵法图阵。

     相应地,身为异象源头的沈司南,便好似一个关键阵眼,纵使只如老僧入定般枯坐于磐石之上,不苟言笑,不结印法,呼吸之间亦有深厚道韵相随,可为寸缕,可至万丈,无外乎内敛外放之别。

     有一种说法,当人老到了一定程度,便不会再老,所有的沧桑,所有的苦痛,所有的幸或不幸,都会变为那人一生中最具价值的资本阅历,但不是开放式的,反而时时雪藏,说不出的封闭,道不尽的深沉。

     沈司南的须发皆呈银白色无疑,但他的相貌却非特别显老,怎么看都只有六十出头,按理说还达不到那种程度才对,可这世上的诸多事情都不是严格按照理法进行的。

     少女情怀总是诗,中年心事方才浓如酒。

     本该享受女子美丽年华的燕蔷薇却念不出多少诗文,抒不得多少情怀,往往无需饮酒,愁已跃上心头。

     她只因一个男人尚且能如此,迄今为止阅人无数,经事万千的沈司南提前进入“深如海”的境界,又何足为奇?

     实在不奇。

     子时三刻,李从珂与沈星官终于登临了这座沐浴在星辉中的山岭顶端。

     一脚匆忙中踏进夜色,一脚恍然间踏尽夜色。

     身影变幻,步伐未歇,饶是星元绕体,也不由得挥汗如雨,沈星官却始终保持着笑容,嘴角掀起的弧度像极了一抹弯刀月牙,夹杂着掩饰不住的兴奋。

     “喂......二十三,待在小爷的背上,是不是很舒服?”

     本在细心留意四周星月异象的李从珂闻言,不禁摇头叹声道:“这种类似的问题你一路上已经问了我不下十次,有意思么?”

     沈星官道:“本来呢的确没什么意思,不过小爷的脾性你又不是不清楚,轻易不背人,要背也是背漂亮的女孩子。看在你小子被追杀这么久,身受重伤的情况下,今天才特意破的例,牺牲很大的好不好?”

     李从珂反问道:“难道我回答了你的问题,你就不算是牺牲了?”

     沈星官道:“切,怎么答也改变不了小爷做出牺牲的本质,充其量让小爷负面情绪少点而已。”

     李从珂淡笑道:“负面情绪?少来了,你脸上的表情已经出卖了你,小星子,是不是觉得今天背我上山,就算是偿还了当年我对你的恩情,整个人更自在了些?”

     沈星官脸色骤僵,片刻之后,才低声自言自语道:“中邪了,这家伙是有透视眼还是读心术啊?”

     声音虽极力压低,李从珂却听得一清二楚,随即道:“透视眼和读心术我都没有,三分猜七分算罢了。其实严格说来,当年的一饭之恩并没有多么重的情分,不过古话说的好,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小星子,算我李从珂坐地起价,真占你个便宜,等见到你爷爷后,让他照顾好蔷薇,并将她送到安全的地方。如此一来,就算你我彻底两清了,如何?”

     “行了行了,知道你们感情深厚,互相为彼此着想,但说句老实话,具体该怎么做,还是要取决于对方内心真正的想法,如果她真的想与你同生共死的话,你让她安全离开,反而是害了她,更何况我爷爷的秉性......唉,算了,一言难尽,等见到他,你自己跟他说吧,现在么,省点力气!”

     话音未落,沈星官体内星元流动之速更胜从前,脚下如生疾风,心念微动,真身已成残影,带着背上的李从珂朝着山巅月华星辉最为盛大的一处地方奔袭而去。

     ......

     “终究还是来了。”

     约莫是已枯坐得太久,神游归来,意识恢复如初,身体的行动力却未及时跟上,睁开双眸的沈司南连连挥舞了三次衣袖,那块细小磁石才从左袖飞出,落入掌心之内。

     “大师醒了?”

     磁盘由磁石打造,司南之杓附于磁盘之上方能快速见效,以因果论,不谈道法,沈司南手中这颗小小的磁石已能算是占卜工具,但还未等到他好好利用这颗磁石,自右侧传来的一道女声就吸引了他的注意。

     燕蔷薇还是那个带刺的蔷薇,娇弱中透着坚强,一身略显宽松的红袍,一头散乱不堪的青丝,并未使她作为女子的魅力减退多少,该有的玲珑曲线,半分不失,反倒是她的手上,还多了一样东西。

     那似乎是一朵花,不完整,很残缺,是那种轻轻看上一眼就能心生怜惜的残缺。

     她却将它握得很紧,毫不在意花种是否有刺,刺中是否有毒。

     仿佛就目前而言,这是她在自己的病态白上主动增添些许“正常”红润的唯一方法。

     两人眼神瞬间交汇,燕蔷薇的瞳孔下意识地微缩,内中机锋却是更强,不曾掩饰,也不必掩饰,但沈司南由始至终都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说起话来同样淡然无比。

     “从未睡去,如何醒来?”

     一颗磁石,分阴阳二极,他的身躯本不高大,其中神异之处却实在数不胜数,以至于他的眼睛分明还盯着燕蔷薇,没有移开,就仿佛锁定了周围所有的星辰轨迹,道法韵律。

     既在星空之下,也在星空之上。

     若非要对沈司南作出某种精准评价的话,此时此刻,燕蔷薇的脑海中只能浮现出这一句话。

     善于使用寻常人察觉不到的暗器的人,反应力和行动力往往超人一等,在暗器谱中名列第七的蔷薇刺虽要比李从珂的雁返刀低出两位,她本人陷入江湖风云的时间却要比李从珂更早更久,所以在相当一部分方面,她非但不会比李从珂差,甚至还有可能更强。

     但强弱总是相对而言的。

     面对无论是修为、阅历还是心机都远超她的沈司南,她所有曾引以为傲的强几乎都变成了弱,这是她不想接受却不得不接受的事实。

     哪怕沈司南看上去不像她的敌人,并且还出手相救于她,她的内心也有抑制不住的不安。

     藏于心,显于情。

     望着燕蔷薇的沈司南突然笑了笑,因为他几乎有十足的把握让燕蔷薇内心的不安荡然无存,转而被喜悦和期待填充,只消寸缕时光,只需片语只言。

     “其实我本想先告诉你一个坏消息的,但现在我改变了主意,打算告诉你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燕蔷薇的脸色果真有了明显变化,问道:“什么好消息?”

     沈司南道:“晋三公子仍在,雁返刀尚未成为世间绝响,并且他已在前来寻你的路上,怎么样,这个消息够不够好?”

     好似乌云散开,阴霾退散,万里长空尽皆晴朗,燕蔷薇的脸庞在第一时间就浮现出了与之对应的笑容。

     漂亮的女孩笑起来总是格外好看的,一如虹现,恰似花开。

     沈司南的目光却没有因为燕蔷薇的笑容而在她的脸上多停留片刻,因为此时此刻,他可以轻易地从她的眼中得到相应的答案。

     “那么坏消息呢?”

     顿了顿,燕蔷薇忽有所想,脸上笑容渐渐收敛,对沈司南言道。

     这次沈司南的眼眸真的望向了天上星空,浩瀚苍穹,不知是为了与星辉相称,还是他的双眼本就具有难以名状的魔力,仅仅一个简单的观星之举,就使得他的气概远超世间绝大多数星相师,既让人控制不住地感觉神秘,也令人发自内心地感到不安。

     “星辰升降,可千秋之隔,可旦夕之间,生灭无常,福祸无依,此为应劫之说,及至人身,劫数亦然。他的命运脉络是否与天上具体星辰相关尚且难说难判,有一点却已经可以肯定,人未死,劫不止!姑娘,老朽言尽于此,望你好自为之。”

     “噢。”

     “噢?”

     一模一样的字符分别从燕蔷薇与沈司南的口中吐出,语气和意义却截然不同,反差鲜明。

     燕蔷薇不知何时转过了身,背对着沈司南,不观星空,不望远方,只是仔细地打量着手中那片残缺的花。

     这花是如何残的,她并不清楚,但她大致知晓这花为何红得那般,那般凄美。

     只因它是蔷薇,她也是蔷薇。

     “墨云三尺蔽红衣,难染一点蔷薇血。”

     只寥寥十四字,回应星君沈司南的应劫之说。

     他大抵明白她想要通过这句似诗非诗的话表达什么,却不能对其评判,并非他没有资格,而是他暂时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评判标准。

     夜色苍茫,沐于星光之中的沈司南本应显得十分清醒,但他的眼神里却没有半分似水的清澈,仅有将星辰道作人间事,说不清是探索天道的睿智,还是逆反自然的愚昧的纠结与复杂。

     两朵蔷薇,一朵已残,另一朵还在为自己的心念而坚守,正面瞧不仔细,不代表其他方面毫无察觉,毕竟,最初的他本就是靠着感觉与猜测,才从一个连棋子都算不上的小人物,渐渐走入天下棋局中央的。

     “在你做出决定之前,我须得先与他好好聊上一聊,此间一别,再见不知何时,世道就是如此无常,姑娘应该能够理解吧。”

     摊开掌心,任由残缺的蔷薇花散发香味,于所剩不多的时光里最后一次融入自然,燕蔷薇的动作轻柔而不轻缓,一如她脸上的笑,顷刻现,转眼逝。

     “知天命,尽人事,我想这样的道理,大师也能够理解。”

     “天命......”沈司南喃喃自语,忽而将手中紧握的磁石一举抛向上方星空,低沉道:“它理解到的,比我深刻。”